百年咸鱼干。

【正泰】深蓝色

*清晨产物 很短


金泰亨染蓝发那一天网络上的讨论炸了锅。可以称一声发廊之子的金泰亨因着五官深刻好看染过不少颜色,有的规矩有的惊艳,每一次都让粉丝感叹一句神仙下凡,网上还要时不时比一比他染什么颜色更绝色一些。


谁都没想到他这次竟染了蓝色,还是那种很纯粹很深邃的大海的颜色。一般没人会尝试那么亮的蓝色,越纯粹的颜色对人的要求越高,而蓝色这种更像是存在于小说幻想里的颜色,若是不合适反而会显得奇怪异常。


可到底是金泰亨,染了蓝色以后非但那张脸没被这颜色压过一头,反倒整个人愈发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


粉丝说他是海妖,是塞壬,来摄人灵魂了。


田柾国划过那些评论,一边感叹粉丝的夸...

[凹凸世界/安雷]布伦达

·怪盗安x探长雷

·胡言乱语,请保护眼睛


雷狮是这所警署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探长,栽在他手里的罪犯多得无法数清。

雷狮也是这所警署有史以来最恶劣的探长,所有人都觉得早晚有一天他们会在通缉令上看见这个男人。


“雷狮啊,”丹尼尔处长捧着茶杯缓缓开了口,袅袅向上升去的热汽模糊了他有些挂不住的得体笑容,“这已经是本月第三封鬼狐对你的投诉信了,今天才五号,上个月可是到了月中才有这个数。大家同事一场,有什么矛盾可以坐下来谈谈嘛。”
“没什么矛盾,就是看那个矮子不顺眼。”
“哦。”

雷狮从丹尼尔办公室走出来,手枕在头后面溜溜达达地在警署里闲逛。本市最近十分太平,这几天处理的...

「凹凸世界/安雷」愚忠(九)

*我流骑士安x皇子→海盗雷

*监狱放风半天我赶紧来收收尾

*高三没时间了所以我仓促的结束了(跪下)

"安迷修,今天你又要来讲什么道理?"雷狮举起锤子指向安迷修,声音没有一丝感情。

今天在路上走着的时候,佩利突然说什么发现了两只小老鼠要去抓来玩玩。反正没什么事他也就应了下来,随着佩利一个人去胡闹,他和另外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边走边聊着。

随后就听见打斗的声音,利刃划开空气的熟悉声音让他停下了脚步。

不一会儿佩利的身影就从飞扬的尘土中显了出来,可以看见身上被划了几道不大不小的伤口。

他转过身不言一词,没有理会卡米尔递来的眼神,冷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

「凹凸世界/安雷」愚忠(八)

*我流骑士安x皇子→海盗雷

*要开学了我感觉我啥也写不出来了(。

*脑子里想的和写出来的完全是两个故事


没见面前两个人仿佛是在没有任何重叠的空间,意料之外的见面后,两个水火不容的世界完完全全叠加在一起,碰撞出无数火花。

只不过两个主角并不怎么乐意遇见这种事情。


"安迷修,怎么又是你?"

雷狮看着几步远处的男人,不耐烦的咂了一下舌。最近几天雷狮海盗团每次出去活动,十次有九次会碰上安迷修,然后那个混蛋骑士就开始嚷嚷着不许欺负弱小啊,不许拦下别人不让走啊,不许去占人家蛋糕店啊,念得雷狮头疼,最后不可避免会打上一架。

少年时的想...

乐园之扉太好看嘞

朋友来一起吹狙

鱼 虫 毛:

all,全都好看到爆


眠@提不起劲:



狙老师,世界珍宝



七濑沫酱:





我希望你们可以把狙老师所有的文都欣赏一遍



馬口鐵之舞:





我恳请大家都去看。
顺便也看看神仙的镜之森吧求求你们了。...



「凹凸世界/安雷」愚忠(七)

*安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声音超满足了😭😭😭

雷狮在离开后有想过和安迷修重逢的场景,倒没想到真实情况是这么猝不及防。

佩利嚷着太无聊要出门,不知道怎么最后是四个人一块上了街,和小朋友春游一样,吵吵闹闹的。

雷狮走在最前面,像是有什么感觉一样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应身后卡米尔的询问,皱着眉一言不发地看向前方。

而那人像有感应一样,隔着川流的人群,转身对上了他的眼睛。

安迷修一直都觉得雷狮的眼睛非常漂亮,就像藏进了整个宇宙,而那其中的感情也是鲜明直接,对上这双眼睛,就能把雷狮对你的...

「凹凸世界/安雷」愚忠(六)

*我流骑士安x皇子→海盗雷
*一句话瑞金
*好几句话帕总

安迷修整理好了行李,最后看了一眼自己住了四五年年的房间,想起几天前雷狮俯视他的眼神。

他说,再见了,愚昧着忠诚的骑士先生。然后露出了一个嚣张放肆笑容。

那一瞬间里雷狮变了一个人,随意而肆虐。

安迷修决定离开皇宫,在雷狮走后三皇子的仆从大多都被调走了,宫殿冷清了许多,他向国王提出离开,那位已经苍老的统治者犹豫不定。倒是在雷狮出走后一下子活跃起来的大皇子爽快的答应了他。

花都谢了啊,安迷修最后看了一眼皇宫,转身离开了。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要去向哪,他只是不想留在会想起他的地方。

安迷修两年间逛遍了整个星球。开始还能听到和雷狮有关的消...

「凹凸世界/安雷」愚忠(五)

*我流骑士安x皇子→海盗雷
*刷了一天理综哭着来更新,还是hin短
*有卡卡!卡卡zun可爱!

"致骑士先生,

您好,我是卡米尔,几年前就没再这样称呼您,因为三哥说这样显得很蠢,而我现在决定重新用上这个称呼,因为我想眼下,只有携光而来的骑士才能将他从黑暗中拯救。

三哥从小就很聪明,国王陛下很是喜爱他。但我想您应该知道,权利至高者的喜爱,不过是为自己的利益添加筹码,不过是是下一个统治者痛苦的开端。

所以三哥一直就想逃走,从这个华丽的囚笼中飞出去。他不止一次向我提起过高山雪原,丛林荒漠,三哥很少笑,但一提起外面的世界,他总是笑得非常开心。

权利与财富伴随他出生成长,为他铺成了光明顺...

「凹凸世界/安雷」愚忠(四)

*我流骑士安x皇子→海盗雷
*我不用搜狗听写了吐字不清一堆错字x
*不会分段所以这次非常短(。)白天再来x
*卡卡!!!暂时让他改了称呼

对两个人来说都如恶作剧一般的吻,因为当事人一个记不清一个看不透,就这样匆匆忙忙的翻了页。

许多年后两人再谈起这件事,或者说雷狮单方面提起的时候,骑士先生先是震惊,然后感叹着,如果当时清醒着多好啊,也许就不用这么磕磕绊绊的来找你了,绕了这么大的弯,吃了这么多的苦,才知道原来我们早就该相遇了。

当然这就是后话了,第二天雷狮在看到安迷修蠢狗一样的表情后就知道他对昨天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他猜不透安迷修的心思,也看不清自己的想法,又或者说,聪明的三皇子殿下早就把一切理得...

「凹凸世界/安雷」愚忠(三)

*我流骑士安x皇子→海盗雷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亲了x

热闹的宴会上当然少不了酒水,而已经成年的雷狮自然成了人们敬酒的对象。

有些人第一次喝大量的酒后仍能头脑清醒,比如雷狮。而另一些人即使喝了很多次酒,却还是一杯倒的酒量,比如安迷修。雷狮看着面前几步远处摇摇晃晃一直在小声念叨的安迷修有些想笑。

"哎,"他拒绝了几个人的敬酒,快步走上前去,曲起胳膊杵了一下安迷修"你怎么回事,一杯倒也太弱了吧。"
安迷修喝了酒以后觉得世界都是晃动的,还被人不怀好意撞了一下。很生气。他决定报复那个人。骑士道是可以在喝醉之后暂时忘记的。

然后他一转身就撞进了雷狮略带笑意的眼睛...

1 / 2

© 江汜 | Powered by LOFTER